西北一枝花了解一下

忘羡的一个小脑洞吧

因为部落没人理我就来了lofter,,
注意!只是个脑洞而已
人物墨香大大的,OOC我的
时间线略混乱
文笔略渣
小甜饼(划掉)
都没问题的话开始了呦

    蓝忘机最近极喜欢到枇杷树下乘凉。且不说静室前的枇杷树冠盖硕大,枝繁叶茂,极为清凉,阳光透过叶间洒落在地,更是斑驳得好看,直晃到人心里去。
    像极了那人的眼睛。
    不知不觉蓝忘机眼里心里又满是那双跳脱戏谑的眸子,不知第几次试图集中精神的他认命地叹了口气。
    每天临近傍晚,那人总会准时出现,带着彩衣镇的名酿天子笑。虽说云深不知处禁酒,但蓝忘机觉得,和他出现在这里相比,家规什么的根本不值一提。每天和他的见面,变成了端方雅正的含光君一天里最为期待的时光。
    窗格在地上投出影子,古朴的花纹煞是好看。待影格慢吞吞地爬到蓝忘机脚下时,他知道,太阳快落山了。信手拨弄了两下琴弦,蓝忘机嘴角勾起一丝微不可察的笑。
    果然,门外像是应和一样传来了一阵清越的笛声。夕阳下,黑色的剪影信步走来,披着落日的余晖。青年身形修长,步履轻盈,翩然而至。
    霞光也灿烂不过他脸上的笑容。他叫魏无羡,是云深不知处不请自来的客人。
    “嘿,蓝湛!今天的天子笑可是上好的啊,怎么样,一起喝一杯?”
    轻车熟路地接过酒坛,拍开封泥,然后,一饮而尽。
    “爽快!咦?蓝湛你不是不会喝酒的吗?诶诶诶别睡啊!……”
    后面的话蓝忘机听不清了,只记得自己倒在了对方怀里,嘴角噙着笑意。
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TBC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10)